Translation 選擇您的語言

2015年7月3日

The Leviathan 啟發自白鯨記的超神作


再複習一次這個啟發自白鯨記的神作,The Leviathan 將會以獵人獵取超巨大生物之卵為星際旅行能源的超科幻電影,電影部分仍然沒有透露太多太多細節,但是如果你有興趣,應該要看看這個非常酷的預告片。

二十二世紀時人類已經在許多不同的新世界創造出殖民地。為了要在新世界之間穿梭,人類發明了一種比光速更快的旅行方式,但是這種方式的能源來自於一種大得令人難以置信的生物之卵。於是一種獵取卵的新職業也隨之誕生。

請一定要看這個三分鐘左右的超酷預告片


The Leviathan -- Teaser from Ruairi Robinson on Vimeo.

2015年5月7日

Houdini RnD Sand Solver(Position Based Dynamics Solver) and FLIP Solver.

Houdini 14開始新推出的PBD做沙子真的是只有無腦而已,另外也研究了14的FLIP來看看有沒有變比較快,好像速度差不多。面對Maya 2016 Bifrost(前身為Naiad) 來勢洶洶,Houdini未來該怎麼辦呢? 個人是抱著樂觀態度,Houdini光是沙子就無可取代(?),我是說目前啦! 科技日新月異,搞不好過兩個月Bifrost也可以做沙子了。


Houdini 14 RnD 01 (Position Based Dynamics Solver) from Jacys Lin on Vimeo.


Houdini 14 RnD 02 (Finite Element Solver + Position Based Dynamics Solver) from Jacys Lin on Vimeo.


Houdini 14 RnD 03 (Flip Sim) from Jacys Lin on Vimeo.


Houdini 14 RnD 04 (Flip Sim with Mantra render) from Jacys Lin on Vimeo.

而且網路上已經有人做出沙子跟水的互動了,值得研究看看。可惜這種水的案子,一般公司一年根本接不到一個,除非你是ILM or Scanline,不然還是認真研究Realflow就夠了。



Houdini R&D - Grains FLIP RBD Interactions with wetness attribute transfer from Dave Stewart on Vimeo.

2015年3月10日

小故事一則 我最早的影像處理經驗

人生很長,所以有時候遇到一些事情變成你成長過程中揮之不去的陰影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以前讀書考完月考我都很怕,父母的期待很高,我超怕有同學成績超過我,要是我掉出前三名,父母的期待落空我就完了。往往在這時候,你就是那一個永遠的第四名。我甚至因為不敢回家,然後我自己一直來回搭著同一班公車到了家附近的站不下車,兩次。現在想想真是太瘋狂了,那個時代是有甚麼毛病可以把人逼到這種程度。

人在長期這種莫名其妙的壓力之下,很容易就崩潰、或是找出另一條路。所以我在看陶復華(請見光陰的故事)的時候常常有一種看到自己過去的既視感。

後來我也找出了一條自己的出路,跟我現在工作也非常相關的,也就是造假。

為了不讓爸媽生氣導致我被揍,我想出了一個極為有效的辦法。不由得想大笑三聲... 我想出的辦法就是:與其把天賦花在國英數理史地三小這些科目上面,不如把時間花在最後的那道關卡,也就是成績單上面。只要爸媽能心平氣和地簽名,真的考幾分我自己他X的根本不在意。

當年,家裡沒有電腦的時代,更遑論列表機這種東西。這樣的條件下要竄改成績單,真的是考驗手藝還有你的智慧。起初我只是拿立可白把分數塗改,再用原子筆寫上。但是這招根本行不通,因為立可白就是這麼明顯,人手寫的數字就是跟電腦印出來的數字不一樣,除非我當我爸媽是瞎子不然我自己都沒辦法讓他過關。

於是我想到了第二個辦法。

先去書局影印兩張成績單,然後把相關的數字都剪下來再貼上去,貼好之後再請老闆影印出來,簡直完美。不過那個時代零用錢拿去買鹹酥雞都不夠了,還要花一點錢印好幾張成績單真的是很花錢的一件事情。況且你要改成績單分數,每個科目都要改,還要把名次也改。名次是最難處理的,牽一髮動全身,改了之後要是被你媽發現這個班級有兩個第三名你看他做何感想? 這招因為要改的地方真的超級多,你常常一不小心就印了十幾次,不好意思不能存檔或是讀取舊檔,一切以手工為主,失敗率是非常高,也非常花零用錢啊!

我靈機一動,第三個辦法就誕生了。

我他媽的怎麼這麼傻,我直接把我的名字跟第三名的對換不就得了? 反正我爸媽也不記得我學號到底是幾號! 只要把名字換過去就好了! 只需要影印兩次就搞定,也不需要改分數名字在那邊加減乘除老半天。於是我從此之後再也不擔心成績單的事情了。

這真的是我自己的一個啟蒙時期,我後來告訴朋友我都是自己學,他X的沒人相信。廢話,你的人生有壓力才有進步,你們這些不在乎成績單的怎麼能理解我的感受。我的進步就是我成功了影印了完美的造假成績單!

今天我終於把這道陰影說出來了,我如釋重負。從使用影音機造假成績單到好萊塢造假電影畫面,這也值得了。

真羨慕現在的人,幾乎大家都有電腦和事務機,還有超棒的神器Photoshop可以用。至於我開始用Photoshop做一些歪七扭八的事,那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2015年2月15日

VRay公司Chaos Group採訪Blur Studio影片觀後感


Chaos Group Studio Tour: Blur Studio from ChaosGroupTV on Vimeo.


前幾天看了Blur的一個採訪影片[註],其中Tim Miller的一個觀點讓我這幾天一直思考著一些事情。

Tim Miller說不同部門之間,因為許多人一起合作,導致一個很惱人的問題。也就是當問題發生時,大家都認為問題不在他身上,自己做的完全沒問題,是另一個部門的問題。像是貼圖材質有問題,然後他怪罪是模型做得太爛了,如此這般無止境的爭吵下去找不出問題。

於是乎他開始只使用通才,你要做就要從模型開始一直做到lookdev結束,這種被統稱為Generalist. 是不是很像情況變成他們也從分工很細開始體會到一些麻煩的問題,而走回台灣的通才路線呢?

確實,我在來好萊塢之前,我也以為好萊塢一定就是分工很細。事實上不然,他有分工,但也沒細到你只需要只專注在一件事情上,你也需要協助上下游部分去解決問題。我們總是說be pro-active and go team! 因為有太多東西你必須要協助別人,以團隊的方式去解決問題。當然我們是藝術家,我們會盡我們所能讓畫面看起來更有趣,但是如果某一個東西讓你卡住了,讓你做得很痛苦,馬上回報,我們一起解決。

我在這三年的一個感想:他們要部門之間遇到問題,保持一個積極的態度去問,而不是一個消極心態,故意擺爛不問。你可以問到人家覺得你很煩,但是絕對不能問一兩次就預設立場他一定沒空,所以我不用問了。我們是一個團隊,案子總是會遇到問題,不能只怪罪問題是誰的錯,而是遇到問題我們一起坐下來一步一步解決。這跟台灣不思考解決問題而先指責別人或別的公司,想辦法證明自己很清白的方式,非常不一樣。

回過來重新思考這個問題:台灣真的是需要將分工做得很細嗎?還是我們只是要把問題複雜化,把部門變多,然後到時候我們就找得到人可以把問題都推卸到他們身上?


註:
是否要使用VRay去完成你的工作?This is not even a question. 最後這句真是太棒了!附帶一提~現在Blur的老闆Tim Miller正住在溫哥華拍攝Deadpool的電影~他還是該片的導演!
Deadpool: Marvel漫畫中的一名角色 本名Wade Wilson 相當巧的是前MPC的Cloth Lead現在我的同事也跟他同名同姓!還都是加拿大人!

2015年1月30日

給CG產業後進的一封信




我從非本科系出發,退伍後在台灣工作四年,再到日本工作一年,北美工作已經三年。從事CG動畫相關產業的人員在台灣就是非常辛苦,如果你在尋找跟我相同的目標,我會盡我所能協助你。對於台灣人總是戲稱那座島嶼是鬼島,平心而論這並不能怪罪任何人,因為我們的產業還尚未發展到那個階段,所以公司大多沒辦法這樣給足薪水,並付出加班費。事實上也沒人能判斷這個人的價值在哪,所以任由人打嘴砲互相欺騙。

你是不是覺得怎麼努力都沒辦法完成心中那個夢?來吧,來挑戰國外的生活,挑戰在國外的工作吧!

當初我在一個人打拼的時候,沒有人幫我,我了解那種迷惘的痛苦。現在一個最棒的良師益友就在你面前,來吧,歡迎來問我!


如果你有本事,你有熱情,你有超乎常人的能耐,你一定能辦到!逃離我過去也曾沉浸過的惡劣環境,然後到北美大陸來跟真正的高手們互相學習、互相競爭,並且是用一個健康的方法。我也會竭盡所能幫忙你。

還有,堅持下去。




Find a good mentor ten times ahead than you and persevere.




Some great mentors are not alive anymore. So books are hidden treasures. They tell what are those great mentors' thoughts.


And be humble.


A nation is born stoic, and dies epicurean.


If you're in a room and you don't know who the sucker is, you're the sucker. You never want to be a sucker. Luxury comes at its cost, it comes at its cost of killing your hopes, your dreams and ambitions. So taughten up a little bit, be a stoic.




(站長任職於ILM擔任Senior Creature Technical Direc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