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ion 選擇您的語言

2014年12月16日

鍵盤上特殊符號的英文正確念法

身為一個科技人,在國外不要怕英文破。但是特殊符號聽不懂或是念不出來,你麻煩真的大了。這邊整理了一份清單給各位,出國工作必備啊!!!

! 驚嘆號 exclamation mark/bang
? 問號 question mark
, 逗點 comma
. 點 dot/period/point
: 冒號 colon
; 分號 semicolon
” 雙引號 quotation marks/double quote
‘ 單引號 apostrophe/single quote
` 這是鍵盤ESC下面那個 backquote/grave accent
* 星號 asterisk/star
+ 加號 plus sign
- 減號 hyphen/dash/minus sign/
= 等號 equal sign
/ 斜線 slash
\ 反斜線 backslash/escape
| 槓 bar/pipe/vertical bar
_ 底線 underline/underscore
$ 錢 dollar sign
@ 小老鼠 at sign
# 井號 crosshatch/sharp/hash
% 趴數 percent sign/mod
& 和 and/ampersand
^ 眉毛 circumflex/caret
~ 波浪 tilde
{} 大括弧 (left/right|open/close) braces
[] 中括弧 (left/right|open/close) brackets
() 小括弧 (left/right|open/close) parentheses
<> 大於小於 angle brackets
< 小於 less than
> 大於 greater than

2014年11月29日

今天開始正式加入工業光魔


很像在做夢。

剛剛去邊境換證,正式成為我們視覺特效的老祖宗工業光魔(另譯:光影魔幻工業)的一份子。

你若不知道什麼是工業光魔,請先看看這個影片。

我從非本科系開始,沒有同學幫助,沒有什麼老師可以介紹資源或是案子。

在台灣做動畫、廣告和遊戲公司,庸庸碌碌過了四年,領過23K,房租付不出來,厚臉皮打電話給爸爸借錢。每天都想著我要轉行,非常絕望,我也甚至想過要砍掉重練。

然後突然到日本工作十個月,再到北美工作兩年三個月。多少人在一開始只認為我是運氣好才能達到,我在拿到工業光魔的合約開始,我正式告訴他們,我是靠努力與實力。因為ILM only wants the BEST. (工業光魔只要最好的人才。)

這已經是登峰造極了嗎?答案對我絕對是否定的。因為我還想再試試看,我到底還能做到什麼程度。

2014年7月29日

從非本科系畢業到出國到北美工作的血淚過程 我是怎麼學英文的? -Part1

來到北美上班之後,許多鬼佬和日本鬼子問我是怎麼學英文的?因為我沒有出國讀書,也不是外語科系的。老實說大學之前,我英文只有慘不忍睹... 應該說我就不是一個認真唸書的人。甚至我考聯考的時候英文都是用猜的... 對,全部猜C,蓋卷睡覺。 但是人荒唐久了,就是會想試試看,如果我認真一下到底會怎樣。我不想幫地球村打廣告,但是我一次付兩年的錢,一直逼自己一定要每個禮拜去兩次。我第一堂課就白癡白癡的挑戰中級口說,老外從頭到尾講什麼我都聽無。好吧,從音標和初級班開始一起上。我還記得我翻開英文雜誌,才第一行就一堆單字,其中有一個字好熟悉,但是我一直不知道他是啥意思... 那個字是ask... 當時真的好糗... 中間不知道多少次想放棄,但是最終撐過來了。從一天只能讀兩頁到一節課可以讀兩篇... 這過程坦白說超級痛苦。而且天天都在替自己找藉口,想說現在大家都在學中文,英文無所謂啦,但是你在這行業,英文就是最必需的一項技能。真是殘念。
到日本上班的時候,真是覺得自己英文強到爆,但是後來到北美,我徹底地體會到了當初我在日本自以為英文強的自慰心態,有一種「對啊,你很行,但是是和那些英文不行的人比。」。真是超級井底之蛙... 初來乍到時,在北美英文真是從頭被電到尾,一堆expression字典根本查不到,只有urban dict還稍微有辦法。有時候每個字都懂,但是他一起說你就不知道是啥意思... 當時只想天天和會講中文或是英文也很菜的日韓朋友在一起。是啊... 人的天性就是這樣... 不想挑戰,只想過自己習慣、穩定且安逸的生活。
但是過了幾天之後,我覺得我不能這樣,我要逼自己跟那些白人在一起,我要我英文變得更強,每個字每個發音都要精準到位,甚至可以隨意改變自己腔調順應對方習慣的腔調。我其實很討厭許多白人,但是沒辦法,就是必須先把臉放下,講些和他們相關的話題。我甚至下班之後,還要上網查一些笑話,以備不時之需,要是有人聊到香蕉,我要能馬上講兩個香蕉的笑話娛樂大家。他們在看什麼TV show和美劇,也一定要follow這樣你就可以跟他們討論劇情!
而這些都是你做完公司的工作之後,你自己為了能融入他們而準備的。我的公司是出名的硬,加班是司空見慣。但我必須說,我和那些常常一起加班的,特別有話聊,有一種當兵革命情感的感覺... 因為我們都一起被案子追殺... 每次吃飯都可以聊這個。
一直以來都是戒慎恐懼,一年七個月後我升了Lead。這又讓我進入另一個領域,因為我總不能對我的下屬也戒慎恐懼吧?忽然間得到三個白人當我的細漢ㄟ,感覺超怪的,而且他們各自有各自的想法,我必須有當他們頭頭的樣子。二來,我扛下這職位後,有些小婊子總監狡猾得很,就順勢把他該做的就也丟給我做。我起初不是很高興,但反過來想,我在接lead之前幾個月就一直在做lead工作,加班也從沒說過不,所以我拿下這職位也沒人有意見。既然這總監不想扛,那我也先幫他做總監的工作... 過幾個月大家自然而然就會知道我其實可以勝任總監的職務。這計劃簡直完美!
剛好手邊這案子超級無敵忙,大概有30個卡,但是公司只剩20個工作天可以做。我這時候做了一個決定:我要三個coordinator協助。
協助什麼呢?我要他們一人幫我盯十個卡,每卡的前置好了沒?可以開始了嗎?若好了,那目前製作進度?發佈到燈光合成有沒有出問題?之後能不能一鍵version up?
在他們開始協調後,我立馬找了那三個新人進行training,只講重點,而且要直接拿shot來練習,一秒鐘都不浪費。新人也很有意思,每個人都想著不一樣的事情。有人就是想做不需要用腦子,但很繁雜的。有人就是要做很屌的,但是他沒想過時限內能否達到客戶要求?任務指派就是一個棘手問題,你一定要找到平衡,不然就有人會開始給你不爽。孔子說因材施教果然是真的...
協調者每一個或兩個小時就會回報一次他手上卡數目前的製作狀態,一有問題立刻回報給我,我的工作就是做最難的那幾個卡 + troubleshooting.
一次使喚六個白人,應付三個總監。我這輩子根本壓根沒想過。如果是兩年前的我,我第一件事情就是擔心溝通問題,但是趕鴨子上架過程中,根本沒讓我有時間擔心這個,就只有通過考驗的那瞬間才突然想到:我英文怎麼突然變這麼好?
說到底,學習是無法停止的,基本上我也是幾乎每天都會碰到新字彙,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