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像在做夢。

剛剛去邊境換證,正式成為我們視覺特效的老祖宗工業光魔(另譯:光影魔幻工業)的一份子。

你若不知道什麼是工業光魔,請先看看這個影片。

我從非本科系開始,沒有同學幫助,沒有什麼老師可以介紹資源或是案子。

在台灣做動畫、廣告和遊戲公司,庸庸碌碌過了四年,領過23K,房租付不出來,厚臉皮打電話給爸爸借錢。每天都想著我要轉行,非常絕望,我也甚至想過要砍掉重練。

然後突然到日本工作十個月,再到北美工作兩年三個月。多少人在一開始只認為我是運氣好才能達到,我在拿到工業光魔的合約開始,我正式告訴他們,我是靠努力與實力。因為ILM only wants the BEST. (工業光魔只要最好的人才。)

這已經是登峰造極了嗎?答案對我絕對是否定的。因為我還想再試試看,我到底還能做到什麼程度。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