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前。

打開臉書分享完在國外生活工作的閃光照之後,隨意瀏覽了一下臉書。看到當時幾個前輩在討論台灣這個動畫行業非常辛苦,我無意中看到有一個認識的前輩G提到:

『你們這幫在國外這麼久的人都不回台灣,還一直炫耀讓在台灣的人也一直想往國外跑,整個產業就這樣一直像一灘死水一般。在這個行業的人對自己家鄉的產業也毫無責任感可言。』 

這句話我看著,心裡像被刺著,很難過了一個晚上。就這樣,前輩G的一句話,我動了這個念頭,想要做這件事情。

Continue Reading